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

《极速风流》是今年颁奖季中最触动我的影片,这当然不是由于那所谓的“基情”,而是类型片外壳下闪烁着的古典又高贵的精神——它是竞争的风度,是棋逢对手却又英雄惜英雄,是对自我的牺牲与超越。
简而言之,《极速风流》讲述了一个赛车场上的圣人与浪子之间的故事。而且,颇为难得的是,它没有陷入运动场面的类型片窠臼,它将赛车退居为背景,着力描绘两人之间亦敌亦友的关系。
詹姆斯·亨特,出生于股票经纪人之家却遵从“本能”做了车手,他信奉及时享乐,无所畏惧,不计后果,美色、醉酒、速度、快感是他生活的标签,赛车是他的生存方式。与之截然相反,尼基·劳达,继承了商业世家的严谨精神,死磕于赛车配件的分毫重量,计算于胜利的百分比,认真刻板,专注坚忍,赛车对于他是职业,更是持之以恒的修道。
这两种个体之间的反差,即圣人与浪子之间的反差。黑塞在《荒原狼》中曾写道“人有可能完全将自己献给精神之事,投身趋近神性的努力尝试,那正是圣人的理想。反过来,他也有可能完全将自己献给本能生活,遂应他感官的欲求,所有的努力都只为获得片刻的欢愉。一条通往圣人,精神的殉道者,对神的自我献祭。另一条通往浪子,本能的殉道者,对荒淫的自我献祭。”“浪子”亨特追求的是存在,是瞬间中速度与激情的燃烧,如同摇滚乐反抗世界的那一声呐喊,也如同他胸口绣上的那句“Sex,
the breakfast of
champion.(性爱,是冠军的早餐)”。“圣人”劳达追求的是永恒,是日积月累的点滴修炼,他在新婚之夜沉醉于幸福,却又担心“幸福是敌人,让你变得软弱,让你开始怀疑”。这两个人的目标都是世界冠军,但却遵循了完全不同的路径,亨特依凭的是对激情的放纵,而劳达借助的则是对激情的严苛控制。
但在这冰火不容的两人之间,却有着至关重要的相似点——他们都在追求一种纯粹与绝对,他们不畏惧竞争,不断迎接极限的挑战。这让我想起了《老人与海》,这部描写一个人同自己的“限度”的斗争的小说,这限度存在于每个人身上,有些人避开躲进安全范围,有些人却冒着失败的危险在限度的边缘奋战。桑迪亚哥就是一位同限度角力的人,它的限度来自于那条凶猛的鲨鱼,可同时,也只有那条鲨鱼才配得上老人。伟大的人需要伟大的对手。从这个意义上,亨特和劳达是幸运的,他们都遇见了那个势均力敌的人,他们的比赛真正展现了体育的精神和竞争的风度。
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,亨特和劳达都不畏惧献出自我,他们追求生活和情感的强度,他们都有着超越于自身的信念——赛车。而与之相反,世俗生活中的市民却总关注于保有自我,他们愿意奉神也乐于享乐,但更想享有一种舒适轻松的生活,他们试图在圣人和浪子之间寻找一个均衡的点,没有暴风骤雨,为自己建一个小小的别墅,安居于此,但他们却永远错失了一种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,不管这种强度来自于禁欲抑或纵欲。他们将自我放低,将生命向中更重要的事情敞开,在其中感受更深沉的意义。这也是两人虽截然不同却惺惺相惜的根本原因。
归根结底,人总要将自己投身于更伟大的事情中,固守着自我其实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。
刊于《世界电影画刊》

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亨特和劳达过的是有强度的生活。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A。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